嗑耀

本命撒野 大飞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王耀 红色
爱垃圾洋
爱基妹
爱居居
爱鹅
在优秀的道路上努力着

👍👍👍

弗兰的地狱之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得我好开心

楚山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自灵魂的敲打

翛然君:

音怜:

鲁迅:我没怼过(雾)

转载自腐次元,侵删

😂😂

一揽霜华:

♬︎*(๑ºั╰︎╯︎ºั๑)♡︎我不管,我家洋洋最可爱!

老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根正苗红红领JING:

中华特色校园一霸王大耀,不我只是心血来潮怀念一下中学时期的校服而已,想对老王唱我们不一样。。。

【露中】王二萌的奋斗(四)

😭😭😭😭😭😭😭😭

一只花栗鼠:

大龄漫画新人王耀与看似腹黑的责编露露联手碾压漫画界


顺便谈谈恋爱的故事.前文请戳tag《王二萌的奋斗》


温情卤蛋更新日,我不管在我眼里露露和老王就是这样可爱


永远喜欢这样的他们。


啊!!!请赐我一个露露或者老王吧!!






(一)




  漫画新人赛迫在眉睫。




  作为社畜多年的王耀同志果然表现出了一位社畜该有的惊慌失措与焦躁不安。毕竟新人赛这么重要的东西,王耀虽然刚干这一行没多久,也晓得这应该是和会计界看业绩差不多凶残的东西。此刻的他抱着稿纸陷入一种名叫自我怀疑的情绪中,怎么说呢,自己新手上路虽然该上的课改动的理论知识都晓得,手上功夫确实真的残废。偏偏他也不是那种天赋异禀的鬼才,没有别具一格到令人眼前一亮的画风。不过就是靠努力的正常人罢了,结果而立之年为了自己的妹妹跑来和一大堆精力旺盛的小年轻作不见血的斗争。




  再给他个头也不够秃的。




  “亚瑟你新人赛那会儿怎么熬过来的啊。”王耀现在和亚瑟熟悉得很,说话再也没有带上‘先生’两个字。亚瑟倒是不在意,何况他和王耀年纪差不多大,管他叫先生别扭得慌。他昨天半夜和阿尔联手吃鸡到凌晨,今天明显精神不佳。从线稿间抬起头猫一样迷瞪着绿眼睛思考了一会儿,诚实回答道:“好像,在七年前,我都不大记得了。”关键迷糊就算了还非要转他的蘸水笔,没两下就笔就和大地亲密接触。




  王耀看着亚瑟霎时因为蘸水笔扑街而惨白的那张脸在心中表示要你这同僚有何用,用来增添生活的乐趣吗?




  “其实我当初作为新人出道之前根本就不是一个正经的少女漫画作者。”捡回蘸水笔的亚瑟正色道。王耀在心中继续默默吐槽亚瑟之前到底画不画少女漫画他真不知道,不过别说以前是不是正经人,反正现在绝对不正经:“那你当时画什么出道的?”“恐怖悬疑。”“你这画风跨度有点太大了吧。”




  见亚瑟还打算侃侃而谈他那些画英国怪力乱神的峥嵘岁月,王耀赶紧打断他:“我可是除了少女漫画啥也画不成。年纪大了不会胡编乱造的。关键像本田菊那样凶残的年轻人那么多,就我这种不懂闺女心的大龄萌新要怎么干过他们啊。”“所以你来问我?”我可是个gay。




亚瑟瞪圆了漂亮的绿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不问你我问谁。王耀哭笑不得:“不然你的少女漫画是怎么画的。”




“当然是靠亲身经历啊。”亚瑟,撒狗粮撒得义正言辞大义凛然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那种镇定自若的气场使得王耀除了表示给大爷跪了毫无任何想法。亚瑟倒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回身冲办公室门口的人老远招了招手:“伊万,你家小萌新连草稿都打不出来,带他去隔壁取取经呗。”“你确定?”伊万今天难得一身正装,刘海儿都拿发胶梳成偏分一丝不苟:“隔壁部门的姑娘可都是干悬疑漫画和热血战斗的,连个画耽美的都没有。问她们?”




王耀听罢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心道他待着的这个破公司到底是啥他妈神奇格局。怎么该画少女漫画的小姐姐都在隔壁搞热血青春。剩下冒粉红泡泡的全是gay,当然不包括他王耀。




“好歹都是可爱的小姐啊,对女孩子的了解怎么也会比你们俩直男多一些。”亚瑟眨眼笃定地反驳伊万,他对公司里那些衣品出挑性格鲜明且大大方方的女性同事还蛮有好感。谁知伊万眯着眼睛微笑吐槽道:“伊万觉得她们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可爱。亚瑟你才是不了解女孩子。”正等亚瑟要瞪眼睛辩白之时,伊万又笑眯眯补一句:“但是亚瑟就很了解男孩子对不对?你到底是怎么看阿尔的呢?”




“人渣。”亚瑟不假思索甩出一句。




“那你还和人渣卿卿我我公路野战?”伊万轻飘飘地把这句不堪尺度的话用纯良无害的笑脸直接丢出来。王耀简直为伊万这种能把荤段子说出正义与浪漫感的技能五体投地。在亚瑟还没反应过来并发作之前,伊万拽着王耀的细胳膊就往门口扯。这让王耀想起那天伊万搞‘名义约会’时自己的尴尬与懵逼,赶紧使把劲儿在他俩人走到人多的走廊之前把手挣开。




伊万始终笑眯眯的,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且心情看上去不错。王耀倒也奇怪这平时热爱牌子休闲装大风衣的人怎么突然开始大冷天穿正装,不经意来一句:“穿成这样是要干啥。”“刚约会回来。”伊万漫不经心摸摸大鼻子随便回答。




王耀走路的动作微微一僵:“哦,找到要撩的闺女啦?”“不是,是她想和我约会。但我觉得还好。”伊万回头,依旧带着微笑。“不喜欢你答应人家做什么?”




“可是我觉得,既然别人有期待就要回应啊。”伊万整整脖子上的格子围巾。王耀这才注意到伊万近两个星期几乎从一个万年不换围巾的人,变成了每天都会变换围巾款式。起初王耀以为这人开窍了,某天看到伊万的围巾上甚至还有忘了拆下来的商标。如今一想只怕是伊万追求者们的礼物,每个人都想在伊万那里留下别样的意义,于是都选择了与伊万形影不离的围巾。令人难过的却是:她们认为珍贵而值得被重视的那些,不过是伊万随手更换的用品罢了。




这就是伊万的回应。




王耀胸口被莫名的懊恼所淹没,他想到自己在上次的‘约会’后那样紧张了整整一个星期,估计在伊万眼里不过是个消遣。除了如释重负以外居然有一点小生气,虽然王耀也不知道自己生的哪门子邪气。两天后才想清楚自己当时之所以生气大概是是因为自己旁边这位是个教科书一样的渣男,就这样还受各类男女老少欢迎,你说上帝多不公平啊。




然而还没等王耀打算对伊万进行美德教育,就已经走到隔壁部门门口了。门一推开,里头扑面而来少女特有的清新香水味儿,气氛却和这份清新格格不入。王耀看着姑娘们各种张大嘴嬉笑打闹的画面,以及满办公桌食品包装袋暗自皱眉:真羡慕啊,怎么说呢少女们快活交流的模样,这可是王大爷在和亚瑟同事那段时间里根本看不到的场面!天杀的鬼知道亚瑟闷得像个水泥板儿啊!




“我记得上班期间不允许吃零食吧?”伊万微笑着,散发出作为责编的汹涌气势。谁知下一秒却被一位穿套裙的姐们拿修长的手指戳了胸肌。姐们笑得阳光灿烂露出八颗白牙:“哎,小伊万,吃零食是我允许的,你过来说事有点越俎代庖啊。”




王耀把眼睛从那位大姐修长的双腿移开好一会儿,才发现这闺女是上次和他相亲的那位伊莎,下巴都快掉下来。而这一办公室的闺女们笑着看向他和伊万的样子,让王耀觉得他俩就是去西天取经的俩和尚,掉进了盘丝洞的那种和尚。




伊万始终笑眯眯,不晓得心里是不是mmp。总之跟伊莎说明来意以后,王耀貌似就根绝不到他身上那个快乐的气息了。伊莎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着薯片,漂亮的深棕色卷发裹着一张小脸,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她点点头从自己桌子上薅了一包薯片递给王耀眨眼表示王耀和她已是战友。




王大爷受宠若惊真的打算直接拆开吃,伊万在旁边乐呵呵地盯着他。王耀想到伊莎没给伊万薯片难不成是故意的吗,又怕伊万回头兴师问罪,只好沉默着把拆开的包装袋给伊万递过去。两个人干脆就这么吃起来。




“小王过来取经我肯定要帮忙啊,”伊莎冲王耀眨眨眼睛,“小王人那么好。”王耀赶紧低头数自己到底被发了多少张好人卡。




“想了解少女心,最简单的一个问题,你们都和姑娘谈过恋爱吗?”“当然。”伊万摸着围巾点头。“没有。”王耀看着人生赢家伊万自信的面孔也跟着尬笑。伊莎和一众姑娘简直冒出惊喜的样子恨不得上来揉王耀的脸蛋儿:“小王真是好孩子啊!”当然碍于和王耀不算太熟以及伊万的恐怖眼神没有真的上手。不过还是半开玩笑道:“早知道相亲完让你跟我约个会好了。”




“这年头没谈过恋爱的老男人都这么受欢迎?”伊万往嘴里塞个薯片,低头悠悠盯着王耀那张清秀显小的脸看。对方白了他一眼,一言不发。




“那就先来几个问题,第一个,姑娘和你约会迟到,你觉得她在想什么,你会怎么做?”




“肯定是想多打扮打扮给我看呗,”王耀不假思索,“至于怎么做当然是等啊。”“就干等?”伊莎惊讶地瞪大眼睛。王耀不明所谓,当然啦不然他还掉头回家吗多麻烦。伊莎摇了摇头表示不合格,这下换王耀懵逼了。“我虽然不晓得姑娘怎么想,但是我会去买花,逛逛首饰店顺便看看电影院场次,这样她来了就不用操心。”伊万笑眯眯地给出了伊莎想听的正确选项,只是还没等伊莎夸奖,伊万就睁眼说了下半句:“不过和我约会的姑娘从来没有迟到过哦,迟到的只有伊万而已。”




“……下一题。”




就这样来回科普几个回合,王耀基本全军覆没。伊万不愧是渣男中的典范,那点儿问题根本难不倒他,怨不得能骗到那么多女孩的芳心。伊莎满脸痛心疾首:“小王你这……不行啊,太直男了,反倒是对姑娘的心理活动拿捏的很准。你这么好一个人有伊万一半本事也够撩妹了。”




王耀赶紧点头称是,心道自己可不想像伊万一样渣,一半都不行。




“怎么说呢,找素材直接找伊万就很合适了。”虽然不情愿,但伊莎还是不得不承认伊万真是把对付姑娘的手段运用的炉火纯青。




“那么随便问最后一题了,大家都得工作。经典题型,你的女朋友和你妈掉进水里——”




“这个附加分万尼亚不要了。”伊万抢先回答表示认输。伊莎看向王耀,王耀面无表情:“救女朋友。我没妈。”




王耀不晓得气氛突然冷下来的原因,只是最后伊万夹着他的脖子,又把他拖回去打草稿去了。






 


(二)




亚瑟后来给王耀出了个馊主意。




其实也不算多馊,亚瑟表示像王耀这种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开点车花点黄图先刷刷读者的熟悉度总归是没毛病的。这样一来,习惯他黄暴出场的读者们,新人赛以后发现王耀的清水少女漫画剧情如此活泼阳光,好感度肯定一个劲儿往上刷。至于以后会碰到‘靠卖肉上位’的恶毒攻击,基本没什么好怕的。




王耀本身也不是靠画本子出道的是不?一种营销手段罢了。




这方案确实没什么大毛病,最大的毛病就是王耀画来画去都是那几个基础体位,被亚瑟诟病没有创新没有想法:“您的尺度敢不敢再中规中矩一点,黄片看过吗。”“你看我这像是没看过黄片的人吗。”王耀摊手,只是没实践过自己反倒有点性冷淡,除了正经姿势丝毫没有一点令人血脉喷张的创作念头。




“这种东西!”亚瑟涨红脸:“这种事情哪来正经不正经一说!”




最后亚瑟给王耀一个银色小u盘,告诉他这都是素材,回家临摹一下。王耀满脸贴着‘我懂’,然后毕恭毕敬双手接下。把亚瑟这种平时一句脏字都不带的老铁都逼得面红耳赤素质十连:“你懂个屁。”




“所以这就是亚瑟给你的传说中的素材?”伊万趴在王耀家的床上,看着王耀亲手把u盘戳到电脑上。王耀头也不回,淡淡地表示:“伊大编辑,进来越发爱往鄙人的狗窝里钻了,小的这里真是蓬荜生辉。”“别说这么多晦涩难懂的东西。”伊万把脸埋在王耀最喜欢的熊猫抱枕里,只露出带笑的眼睛。“少谦虚,”王耀终于回头一翻白眼,“‘晦涩难懂’都晓得是什么意思了,别给我装听不懂中文。差劲儿!快说,别老闲的没事钻我窝里。”




“想你嘛。”伊万乐呵呵腆着脸开玩笑,见王耀不吃这套只好说实话:“姐姐妹妹来中国玩把我家占领了。这个点公司附近的酒店都来不及订今天晚上的房间,万尼亚只有王耀一个朋友——”伊万,在撒娇卖萌装可怜的时候就喜欢用‘万尼亚’自称,要多楚楚可怜有多楚楚可怜。关键这个‘万尼亚’可不是谁都能喊的。王耀表示真是放屁,那么多女朋友还能沦落到让他一个大老爷们收留的地步?




“你这是对我有意见?”伊万笑道。




王耀赶紧摇头摆手认怂三连,他哪里敢对这位爷有意见,回头指不定这位责编拿他炖汤呢。他能怎么办,供着这位大佬呗。想到这里就点开u盘打算先去准备一下晚餐食材,剥个蒜切个葱啥的。把伊万一个人撂在房间自己就出去了。




结果没过三分钟,王耀就听见伊万在喊他的名字。喊也不是正常地喊,反倒有些中气不足,跟被欺负了似的。王耀心说这是咋了,不知道的人要是听见还以为他把伊万非礼了呢。王耀无奈放下菜刀解开围裙,打算进房间看看伊万大爷究竟收了怎样的委屈。




刚一进门,来自男欢女爱的野性呼唤立即朝王耀扑面而来。




王耀当时整个人都茫然了,愣了三秒才发现这野性的呼唤来自他的电脑——就是他刚刚打开的亚瑟给他的素材。王耀一边在心里diss亚瑟给东西他妈这么不走心,一边看着视频里头那做广播体操大汗淋漓的一男一女十分尴尬。而伊万闷闷的声音从后面传出来:“你不是要画人体看素材吗。”




“亚瑟估计给错了……”王耀关掉界面回头,发现伊万把他毛茸茸的大脑袋埋在抱枕里抬都不抬,当时心里就有了八分猜测,只觉得好笑。这么大个人了不会连个黄片都没看过吧?跟黄花大闺女一样羞涩,这种男人存在吗?




伊万听见没了动静慢悠悠把头从抱枕里钻出来,故作镇定还打算找王耀兴师问罪,结果王耀面不改色地点开了文件夹里的第二个视频,野性呼唤再次此起彼伏。伊万慢慢把头45度转过去,语气僵硬:“不是都知道了怎么还打开。”“啊,是这样,有些画师会把这些和素材混在一起放,我就是确认一下亚瑟是不是这样的,看起来不是。”




王耀睁着眼睛说瞎话,伊万还傻兮兮问一句“真的吗。”




“真的。”王耀快要憋不住了,他简直要被这孩子的天真无邪笑疯:“不是你等等,就你这样,你交那么多女朋友是不是都没上过床。”伊万直到王耀再次关掉界面才转过头来,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只是说:“只是约会,没有交往过谁……”




“卧槽,”王耀简直痛心疾首,“约会的最大目的不就是上不同类型的姑娘吗……”伊万这样简直暴殄天物,白瞎一身撩妹的好功夫。闹半天一直都搞看电影逛公园水族馆这种低级乐趣?不愧是年轻人这么闲的吗?伊万叫到:“你才是没救的直男癌,王耀!万尼亚只是喜欢被人喜欢的感觉!谁跟你一样精虫上脑!”




难得见伊万着急一回,王耀在一边笑得前仰后合。管他真直男假直男,他俩到现在还不是哪个都没沾过荤腥,半斤八两的二货。




那天晚上王耀怎么想怎么好笑,以至于伊万都开始冷着脸端碗吃饭了还是控制不了他自己。卧槽,‘万尼亚只是喜欢被人喜欢的感觉’。这他妈哪家出来的没长大的小屁孩儿啊,严重怀疑伊万根本不是渣,是压根儿不晓得谈恋爱什么概念吧?难怪伊万的前女友分手了还那么宠他,绝对是当儿子供起来了没错。




沃日。王耀在老老实实吃饭的伊万不明所以的眼神里笑出声来——




这人太他妈的可爱了艹!


 






(三)




王耀后来的新人赛并没有采纳亚瑟的馊主意,但依旧很狗屎运的出线了。大概是因为卖人设卖得极其炉火纯青。他照着伊万的原型塑造了一个表面腹黑且讲黄段子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渣男。这渣男实则根本没有确切的交往经验没有碰过姑娘,纯情得像条奶狗。




王耀真是不明白了,难不成是自己已经落后于时代了吗?当初把这个草案交上去看到伊万那张铁青的脸还以为自己又要被毙稿子。结果亚瑟伊莎过来一凑热闹一致都认为这男主简直不能更出彩,可以说是王耀出道以来最点睛的一笔。伊万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为了维持自己广集众意的形象不得不选择放行。




这一放行就俘获了众多小闺女的芳心,一个个都对这小奶狗一样的男主嗷嗷花痴乱叫。搞的王耀不得不把这个新人作短篇搞成大长篇。托伊万这个原型的福,王耀作为新人的人气也蹭蹭蹭一路上去,熟悉感是够了,接下来的目标就是一步步把故事做好继续推销自己。嗯,虽然这样说有点奇怪吧。




前两天他的前上司打电话来给他,问他还回不回去干活,虽说这年头不缺人才,但王耀在这会计岗位上少说混七八年了,从刚毕业就在那里待着,辞了职以后新来的小会计明显还得适应。这个时候老板就把他给想起来了。王耀挺无奈地笑笑,说自己就画漫画了,不会回去工作。




“小王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该买房子该结婚的,突然当个画漫画的怎么回事啊。我分红给你还少吗?画漫画的多少工资心里没数?还有你妹妹的病不少花钱啊,你不管了?”




王耀手里捏着晓梅的照片——它就那样随身挂在王耀的钥匙串上,里头黑发圆脸的女孩一咧嘴,露出三月红花那般娇俏可人的微笑。王耀抚摸着这张笑脸叹口气摇了摇头:“她的病早就渺茫了,我会倾家荡产努力地同时也想让她开心一点。”那小丫头从小就盼着我画漫画来着,总不能让她失望了。




王耀挂掉电话,外面下着冬雨,细细密密,散发着冰冷的水雾。王耀关上电脑准备回他的小出租屋。大老远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巷子口拐角。




“伊万。”他喊了一句,今天没心情和伊万斗嘴,但还是好奇这人在干什么。伊万听罢扭过头,只是把脖子缩在高高的大衣衣领后面。王耀一愣,这才发现伊万这几天频繁更换的围巾今天居然没带。




“你的围巾——”“喵——”还没等王耀出口,伊万身后就传来了猫咪软乎乎的叫声。王耀凑过头看去,不知道是哪家的长毛猫正哆哆嗦嗦蜷在箱子里,身上裹着伊万的格子围巾。看起来也算是个挺漂亮的猫咪,一身灰色长毛蓬松柔软。伊万没和王耀多说什么,只是回头把猫咪抱起来:“我要养它。”




猫咪像是听懂了话,老老实实在伊万怀里蹭了蹭。




“好啊,我认识一个兽医,像样的话我带你过去给它打针。”王耀点头。其实王耀知道这里有只猫很久了,这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儿,会不停地讨好身边的人。而王耀自知自己养不起更多的一张嘴,并没有将它抱回家。




“我觉得它和我一样,”伊万没有抬眼,像是自言自语,“十年前的今天,我就和它一样在下雨的街上闲逛,不对,俄罗斯只会下雪。风很大雪很大,我爸爸带着姐姐和妹妹离开了家,家里只有我。”




像是被一拳打中五脏六腑,王耀赶紧自己仿佛在遭受一种巨大的折磨,他一瞬间想起了梅梅,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今天是我生日。”伊万扭头抱着猫回头冲王耀温和地笑了笑,眼里全是星星,依旧缩着脖子:“那王耀你带路,走吧。”




“你要是我亲弟弟就好了。”王耀像是在包容伊万那种不带围巾就会死的怪癖那般,把自己脖子上那条老旧还有些泛黄的羊毛围巾往伊万脖子上一挂,还认认真真围了两圈:“没来得及准备礼物,也怪你没和别人说过,这个就当送你了别嫌弃。晚上要不要给你做饭……”




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当王耀看见伊万眼中闪过讶异后泛起水雾,王耀才发觉自己始终没说到正题上。罢了他挠挠头,补上一句‘生日快乐’。




他记得当时的凶残责编伊万那天竟然上来给了他一个熊抱,很久没松手,把猫咪挤在中间急得喵猫叫。以及后来的后来——




伊万再也没有换过围巾。



@霁夜月凝 @霁夜月凝 @霁夜月凝 

RUuu☆:

Egypt paro-叶修(小)

王储时期的叶修,太阳神拉的神格继承人。

游戏全能,普通的娱乐活动(投标射箭之类的)已经满足不了他了,自从接养了一只包荣兴后更加热爱出去搞事。

不过长得可爱做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

同时作为王储应该承担的责任跟事务也没有落下过,是会做完该做的事后再去浪的类型。

幼年小叶,大概就是诞生在埃及的天使吧(X

忘了补充一句设定:因为体内来自拉的神性,EGYPT里的叶修眼睛颜色偏金色



好看!!!!

眠狼:

做了一波新壁纸,送你们九首无字的诗。 
共9p。